劇照5.JPG  

    倘若「我操你媽的台北」與「幹天幹地幹命運幹社會」,指的是失意者對現實社會的怒吼和吶喊;那麼,「下輩子作豬、作狗,攏不通作窮人!」,便是弱勢者最沉重的嗚咽了!

 

    一部好戲,從不同的眼光與心境觀看,總能提供觀賞者各式的想像空間與領略。

    我最喜歡戲中「阿忠」這個角色!

    所謂的「阿忠」,可能就是你我等紅燈時在路邊看到的工人。他們戴著工地帽,在炙熱的大太陽下鋪馬路,揮汗如雨卻精神抖擻地出賣勞力,為家人賺取微薄的生活費。

    「阿忠」,也可能是自助餐店中那位只點兩樣簡單又便宜的菜,卻添上滿滿兩大碗白飯,「吃個粗飽」後,席地躺在工地午睡的建築工人。

    「阿忠」,或許也是那位替你扛冰箱、抬鋼琴的搬家工人,在力氣用盡後喝上幾瓶保力達B補充完體力,晚上還要到碼頭搬貨的勞動者。

    總之,「阿忠」在我心中的形象:黝黑中略帶粗俗,善良卻樂天知命。平日操著一口台灣國語,卻有著賴以為生、超乎常人的「蠻力」。(所以被Toro找去協助移車時,怎麼看都長得像工寮裡的工人;難怪不會被起疑。這一段真的很好笑……

 

    我覺得台灣社會有很多像「阿忠」這樣的人。這群可愛的人,顧家並努力工作著,盡本份為家人提供溫飽。只要給他工作機會,他絕對願意吃苦。他們珍惜生命,有一種「好死不如歹活」的價值觀;不求個人享受,只期待身邊的人三餐飽足。就算自己都成為亡命之徒了,在面對燒炭自殺的獨居老人時,竟然還能「曉以大義」,激發別人的求生意志。

    這就是「阿忠」,好像再惡劣多舛的生活都難不倒他。而他擄人勒贖的目的,是為了籌措妻子的醫藥費。這位丈夫費盡苦心地在女兒和太太面前維持「好男人」的形象,將不義之財親手交給老婆時,卻說是老闆發的「月薪」。

「要是有缺什麼,打電話讓我知道。」「應該花的就花,該買的藥不要省!」

導演在戲中用一種細膩的方式刻劃了「阿忠」對妻子的疼惜與愛情。整部戲裡沒有一句「我愛妳」,卻赤裸、通俗的表現了這對夫妻的感情。

 

    「媽媽說下輩子還要再跟你!」當女兒報來妻子的死訊後,萬念俱灰的阿忠終於走上了絕路。也許是憤怒,又或許是傷心,總之,我認為他已經絕望到失去努力的目標了。所以,身無分文的他向「黑面光」借了一個銅板當作「手尾錢」,還說出「下輩子作豬、作狗,攏不通作窮人!」這麼沉痛的心聲。

    我想,這也是社會底層,那些費力求生存的弱勢者深切的感受吧!

寶島漫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